在香港问题上碰瓷,是美国个别人拙劣的政治表演

在香港问题上碰瓷,是美国个别人拙劣的政治表演
2019年11月22日,一向长于随性扮演的美国个别人,在承受其御用的福克斯频道“福克斯之友”栏目访谈时,公开在香港问题上碰瓷,信口开河地表明,“假如不是我”,“香港早在14分钟内就被灭了。”为了添加可信度,他甚至添加了看似详细实则荒谬的细节,“有一百万战士站在香港外面”,为了给自己争功,顺带进行恫吓,继续添枝加叶地声称什么“假如不是我,现在香港将有数千人被杀,并且不会有任何骚乱,将处于受监管的状况。那是不计其数的人。”  虽只寥寥数语,但荒谬得令人咋舌。这是一种低劣的碰瓷式的扮演,从形式上看,极为可笑,从内容上看,极为荒谬,从本质上看,极为恶劣。  形式上的可笑,是因为美国的个别人习气性地将正儿八经的工作,硬要降低到地产商人吹嘘的程度。香港问题事关我国的主权和疆域,怎么处置香港问题,是我国政府的内政,任何国家,包含美国,都不会用这种粗鄙的方法,随性地评论甚至处置这样严重的问题,这是一个合格政治家的根本素质地点。  内容上的荒谬,是因为美国的个别人明显关于香港坏人以及正面处置暴动的香港差人的才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知道和了解。从香港的状况看,被围在某高校的声称强势的千余名坏人,在新任警队领导的强势指挥下,被香港差人稳健而专业的进行了会集的处置,还诞生了包含去深圳吃海底捞在内的生动事例。美国个别人看上去十分招引眼球的“一百万戎行”、“数千人逝世”,除了凸显其无能与无知之外,还显现他对香港问题的真实状况并没有做好最根底的了解,甚至能够说是彻底不重视的状况,彻底是以随性状况在“跑火车”。  本质上的恶劣,是因为这种看似儿戏的问答背面,躲藏的认知,是能够用恶劣来描述的:在对话的语境中,我国就好像美国个别人能够控制的木偶,什么工作,都要小心谨慎地看美国的脸色行事;虽只寥寥数语,但其恶劣程度,令人发指。  继续几个月的香港街头暴动,在中央政府坚决支撑和指导下,在特区政府尤其是香港差人专业、抑制、坚决、才智、耐性的处置下,进入了新的开展阶段。工作的开展十分清楚,美国为代表的境外力气,勾连期望从危害香港、危害“一国两制”、危害我国国家中心利益中获利的堕落分子,运用各种方法,鼓动香港本地民众,用各种方法损坏香港本地次序,尽力寻衅北京的底线,尽力达到所谓“打压”的画面和场景。  全体看,香港的事态开展,在中央政府的指挥坐镇下,经过坚决不移地在“一国两制”结构内,坚决支撑特区政府停息暴动,经过香港差人用血汗甚至生命的尽力,终究走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种开展过程,表现的是中央政府的坚决和理性,是对香港特区政府的坚决支撑,是对香港差人的刚强信赖。  能够坦率的说,美国的个别人心里也应该清楚,这种扮演,或许在一个问答的环节,会比较契合发问者的预设,因而看上去比较出彩,或许在美方个别人的有极限的支撑者集体里,会引发不错的回应,但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作用。  终究,无论是香港问题,仍是中美关系,都应该在扫除这种碰瓷扮演搅扰的状况下,大步向前,走向愈加夸姣的明日。  (作者系复旦大学世界政治系副教授沈逸,原题为《在香港问题上碰瓷,是美国个别人低劣的政治扮演》)